关于邦之信
没有伙计,只有伙伴:
我们理想中的邦之信(Bonzson)是一个茂密肥沃的丛林,在这里,所有的生命都能旺盛的生长。我们不喜欢企业与员工那种势如水火的关系,我们更愿意见到在这里活跃着的那些年轻的生命不断的成熟和壮大。
所以,我们始终在向着这个方向努力:

在邦之信(Bonzson),我们会为每一个新来的员工***定一份属于他自己的职业生涯规划,并且希望通过它能够帮助新人了解到自己的特长和不足。我们不喜欢生硬的说教,只是希望通过这份规划和平等的交流,能够帮助每个人找到自己奋斗的目标。
在邦之信(Bonzson),没有人会困守在一个岗位之上,我们所***定的岗位轮换***度,目的就是为了让每位充满活力的员工能够在某一项工作中找到他自己的兴趣点,并不断地使自己得到成 长。
在邦之信(Bonzson),最开心的事情莫过于大家一起去游玩,不分身份、无所顾忌地一起聊天。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聊聊自己的心里话,从困惑到开心,从工作到生活。
员工和企业的关系并不总是“火与冰”。至少,每个走入邦之信(Bonzson)的员工能够体会到他们在和企业一起成长。而邦之信(Bonzson)也从我们的员工那里收获了更多。

大门永远敞开:
在邦之信(Bonzson),大声提出意见都让我们有一种当家作主的感觉!我们发现,获得最大利益的是邦之信(Bonzson),也包括我们自己,我们愈来愈发现它在我们不断地建议和批评下,越发成长起来,越走越远……

在邦之信(Bonzson)这里,没有打不开的门,我们可以向任何人提出我们的想法和建议,而在我们的建议被采纳的同时,我们可以看到自己的想法变成现实,看到一个组织因为我们这样普通的员工而不断地调整和改变。
所以,我要说,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我还会再推一次门。

一个加班都会笑的团队:
判断一个人,一个公司是不是优秀,不要看他是不是Harvard,是不是Stanford.不要判断里面有多少名牌大学毕业生,而要判断这帮人干活是不是发疯一样干,看他每天下班是不是笑眯眯回家。

我们最喜欢听到的莫过于同事们的笑声,它总是在提醒:在这里工作的,不是劳作的机器,而是一个个充满着灵气与活力的年轻人。也正是因为有了我们的笑,邦之信(Bonzson)永远不会成为死气沉沉的企业,而是一个生机勃勃、******四射的团队。

我们的会议从来都没有烟气缭绕的沉闷和枯燥的长篇大论,而只有那些有创造性的念头和会意、开心的笑声,这里的笑声就像一层层波浪,让会议室里始终荡漾着灵动与******。
我们可能会被困难阻碍,但即便是再大的困难也不能让我们失去了微笑面对的能力。走到今天,所遇到的风波和险阻实在不少,但在每一次的困难面前,我们的脸上都没有褪去笑容,这时候的笑声就像一缕阳光,它穿透迷雾,坚强地昭示着我们的生命力。

邦之信(Bonzson)正是在这些笑声中成长起来的,在它成长的日子里,每一个人都想对他们的同伴说一句:感谢你,感谢你们的******,还有你们的笑声。

竞争者永远是我们的老师:
看到过小孩流着口水,呆呆地盯着蚂蚁出神吗?年轻的邦之信(Bonzson)也正处在对世界最感兴趣,最爱观察的年纪,我们仰慕着华尔街的系统管理能力以及中国的发展速度,并且我们也一直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

草创之初的懵懂无知,渐渐地学会了怎样提高效率,怎样把握细节,以及怎样让工作更富有人情味,而这一切,都是为了更好地服务于我们的客户。

说到底,竞争者才是我们最好的老师,只有时时想着他们的鞭策,我们才能获得最为深厚持久的学习驱动力。

我们可能会出错,不会放下不做:
十九世纪法国的一位乡村邮差撒瓦尔用了整整二十年的时间,除了工作时间,每天只休息4个小时,修建了一座梦幻一般的建筑——理想宫。 那是一群规模巨大的、错落有致的城堡,有清真寺式的,有基督教式的。而这个伟大的建筑之所以能够诞生,全靠这个小小邮差,即使孤军奋战也要执行到底的意志。而这个奇幻的建筑,也让这个小人物的人生有了完全不同的意义。

在邦之信(Bonzson)奉为经典的一句话就是“一切皆有可能,相信自己,我能”!其实它就是理想宫的简图,因为我们知道,好的想法,加上不折不扣的执行力,一切皆有可能!

当然,我们有时候也会做错,但小小的错误不能挡住我们前进的步伐,邦之信(Bonzson)的每一位成员都有犯错误的机会,而每一次错误和教训,都会让我们得以反思,总结经验。

邦之信(Bonzson)的愿望就是依靠自己的不懈努力,创造一个优秀的移动广告精准整合营销行业中最好的建筑。正像撒瓦尔当年在“理想宫”城堡入口处一块石头上刻下的那句话:“我想知道,一块有了愿景的石头能走多远。